这些有钱人家长把子女“买”进名校,只是为了自己

​每逢网上爆发一场阶层战争,次序就会被搁置一边,由天性发挥作用。随着大学入学贿赂丑闻的细节公之于众(数十个富裕家庭被控购买假学历、假考试分数和假的体育成果),人们的榜首反响是羞辱那些爸爸妈妈;第二个反响便是去找那些孩子。人们想看看这些学术上的诈骗出资取得了什么样的报答。他们想看着这些纨绔子弟的眼睛,在他们的社交媒体内容里肆意翻出各种边角料当谈资。因而就找到了奥莉维亚·杰德(Olivia Jade)的YouTube频道。奥莉维亚·杰德·贾恩鲁里(Olivia Jade Giannulli)19岁,她的双亲是《欢乐满屋》(Full House)中的演员罗莉·洛夫林(Lori Loughlin)和服装设计师莫辛莫·贾恩鲁里(Mossimo Giannulli,便是Target里那个)。依据联邦检察官提交的一份起诉书,奥莉维亚·杰德的爸爸妈妈把她包装成赛艇队的舵手,给她摆拍了一张在划船机上运动的照片,并贿赂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的一名高级体育副主管,换取选取通知书。在现实生活中,奥莉维亚·杰德致力于一项完全不同的课外活动:流量美人。批评人士找到她上一年上传的一段视频,编排成14秒的片段发布在Twitter上。视频中,奥莉维亚·杰德在一个具有爱彼迎(Airbnb)式空阔美感的卧室里,坐在地板上,头发奇妙地挽成凌乱的发髻,小麦色的胸口上挂着一个许愿骨吊坠。她年青的面孔经过化装和打光营造出一种卡通式的完美,就像迪士尼动画里心爱的森林动物变成人形。她读出手机上一个粉丝问的关于大学计划的问题。“我不知道我会去上多少课,但我得去和我的系主任还有其他人谈谈,期望我能试着做好平衡,”她回答说。“我真的想体会竞赛日、派对……”她停顿了一下,寻觅上大学的第三个理由,不过没有找到,所以挤挤眼说:“我对校园没什么兴趣,这你们都知道的。”“我不知道我会去上多少课。”

她的家人刚刚被指控为她的入学而作弊,因而这段视频并不是什么讨人喜欢的发现。外人看来这段视频证明奥莉维亚·杰德确实是他们认定的那种浪费教育资源的蠢人。但是对于十几岁的YouTube网红来说,她的吸引力有一部分是由于她不像传统的典范那样,被要求劝说观众留在校园。她想让自己显得能跟他们打成一片,所以她可以自由地表达明显属于青少年的不满情绪,比方:校园糟透了。当奥莉维亚·杰德说她不在乎校园时,视频做了编排,扩大她的面部——这是YouTube着重一个调皮笑话的规范视觉语法,既是自嘲也是自满。这是一个年青女子,她知道学习不是她的强项。但她明显拿手课余作业,而且比当舵手要有用得多:拍完视频后不久,她凭仗自己在网上的粉丝数量与丝芙兰(Sephora)合作推出了一个品牌彩妆盘。丑闻曝光后,诽谤她的人挖出了她的许多厌学推文(“如果对学的任何东西都不感兴趣,留在校园里真是太难了”)。但其间也有很多对作业的热情和投入:“真兴奋,明日要拍电影了,回去作业——作业、作业、作业。”他们在子女身上花钱是为了衬得起他们的赋有身份我无从知晓贾恩鲁里一家对奥莉维亚·杰德的未来有过些什么评论,但坦白讲:像她这样的人上名牌大学,除了满足长辈,还有什么重要的呢?“基本上我爸爸妈妈想让我去,由于他俩都没上过大学,”她对另一位YouTube网红说。从这些诈骗指控中浮出的一些故事上,你能感觉到某种奇怪的代际阶层冲突。其间没被宠溺大的有钱人(拉芙林的父亲是电话公司的一名工头)现在正极力把中产阶层的价值观(承受良好的教育很重要)施加到超级赋有的孩子身上,而他们几乎看不到那对他们有何用途。当《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抵达丑闻中被控的某饮料巨头在纽约第五大路的家中时,一个儿子现身为他爸爸妈妈辩护,他一边抽着一根巨大的大麻烟卷,一边还趁机宣扬了他的说唱专辑。许多孩子竞赛精英大学的方位,是为进入更高的社会阶层,但这些家长中的一部分人无疑是在寻求相反的作用——一个能标明他们的子女不仅仅是在经过培育功利事业承继他们产业的学位。他们在子女身上花钱,是为了衬得起他们的赋有身份。假设名校是一种品牌塑造练习,那么相比赋有的孩子,这种品牌对有钱人家长或许更有价值。成果偏低的厌学少年往往乐于上压力低但有好派对的公立校园,不顾一切加以阻止的正是他的家长。比起伪造子女的运动特长或考试成果,这些家长更多是伪造了他们自己的育儿成果。他们最终没有培养出令人羡慕、成果优异的孩子,他们篡改成果,这样就可以在谈话中抛出“USC”(南加州大学)而非“ASU”(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有的甚至滑稽到不让子女知道他们的这些伪造,包含奥莉维亚爸爸妈妈在内的另一些人则应该是牵扯到了子女,让他们知道他们在将得到和应该得到之间存在的确切差距。当这些爸爸妈妈庆祝子女的成功时,你可能会幻想到他们的反响不是自豪而是安慰:他们成功地阻止子女搞砸为他们设计好的路途。这还有助于让咱们信任,他们的子女真得很成功。咱们仍然会幻想高等教育体系是精英体系的关键地点,像公用事业相同将有成果的和没成果的区分开来。咱们会天性地把精英教育和有价值混同起来。想到不合要求的孩子能上斯坦福或乔治城,咱们会感到气愤,但这一丑闻也应使咱们反思这类校园过高的声誉。它们在一定程度上是经过一种买卖来存在的:有钱人精英和中低阶层的优秀学生混在一同。有钱人经过允许优选的他人尽力进入其圈子为其特权洗白。而刻苦型同伴的聪明才智和成功则使有钱的败家子得以经过相关取得资格:或许他是拿全C毕业的,有酗酒问题,靠着家族企业坐收渔利,但他上的是耶鲁——那可不是聪明人去的地方么?

除了被单挑出来在推特上进行羞辱的短片外,奥莉维亚·杰德还说了一些能说明问题的话:她担心校园其他学生会使用她。“这已经是我在大学里认识人的时分最大的担忧——担心他们只是想使用我,”她说。她好像看到优质教育的价值地点,和许多爸爸妈妈的看法一模相同:它是一种买卖。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