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卷进美大学招生弊案:120万美元进耶鲁

上月,威廉·辛格脱离波士顿的联邦法庭。

上月,威廉·辛格脱离波士顿的联邦法庭。 KATHERINE TAYLOR FOR THE NEW YORK TIMES这起大规划的大学招生造假案的谜团之一,是那些向该案核心的一名大学参谋付出最高金额的家庭,检方表示他们尚未遭到指控。丑闻中遭到指控的33名家长,大多被控向参谋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付出数万或数十万美元,交换他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协助做弊;抑或贿赂教练或其他官员,以便让他们的子女以体育特招生进入校园。但是,担任这场有史以来规划最大的大学入学诉讼的检察官还提到其他家庭,他们付出的费用要高得多,这些家庭的姓名没有被泄漏,也没有遭到指控。检方说,有一个家庭向辛格付出了650万美元,让他们的孩子经过运动员征募计划进入大学。法庭文件称,另一个家庭为其女请求耶鲁大学,向辛格付出了120万美元。这名女生在法庭文件中被称为“耶鲁请求人1”,检察官说,她以该校女足队员的身份被耶鲁大学选取,尽管她不是有竞争力的足球运动员。指控耶鲁大学前女足教练鲁道夫·梅雷迪思(Rudolph Meredith)的文件显现,辛格曾向梅雷迪思受贿,让这位年青女子成为球队的征募运动员。辛格对欺诈和其他指控认罪,梅雷迪思对造假和共谋指控认罪

上星期五,“耶鲁请求人1”的身份总算确认,她的律师詹姆斯·斯珀特斯(James Spertus)表示,这名叫雪莉·郭(Sherry Guo)的年青女子从中国来到南加州上高中,直到上个月仍是耶鲁的一年级新生。雪莉·郭的身份由《华尔街日报》于上星期五初次报导。波士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克里斯蒂娜·斯特林(Christina Sterling)回绝就雪莉·郭的案子置评。当被问及雪莉·郭和她的爸爸妈妈,以及那个据称向辛格付出了650万美元的身份不明家庭为何没有遭到指控时,她说,“我只能说,调查正在进行中。”根据对梅雷迪思的指控,雪莉·郭及家人是在2017年由一名洛杉矶财务参谋介绍给辛格的。指控文件称,该财务参谋的一名职工给辛格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称耶鲁请求人1的父亲希望向一所尖端校园‘捐款’,为女儿的‘请求’作准备”。起诉书显现,辛格迅速将雪莉·郭的简历和个人陈说发给了足球教练梅雷迪思。她的个人陈说中有她艺术作品集的链接;辛格对梅雷迪思说,他会把这些材料“修正”成“足球”。几天后,他给梅雷迪思发了一份运动员简历,虚假地将雪莉·郭描绘为南加州一支知名俱乐部足球队的联合队长。梅雷迪思随后指定她为足球队的招募运动员。根据指控文件,2018年,辛格寄给梅雷迪思一张40万美元的支票,同年晚些时候,雪莉·郭的家人以分期付款向辛格付出120万美元,其间90万美元被送到辛格树立的一个非营利基金,检察官以为该基金是用来躲藏辛格及其客户的大部分非法活动。

斯珀特斯说,雪莉·郭和她的爸爸妈妈并不知道这笔钱是用于贿赂。他说,她的爸爸妈妈不会说英语,也没有与辛格直接触摸,而雪莉·郭自己对美国的大学招生进程也毫无了解。(斯珀图斯不愿泄漏雪莉·郭爸爸妈妈的身份。)斯珀特斯说,雪莉·郭本来想上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或牛津大学(Oxford),但辛格让她请求耶鲁大学,并确保她能被选取。他说,对于一个在美国长大的学生来说,这可能听上去很奇怪,但雪莉·郭没想过在去哪所大学的问题上能有多少选择。“她没有和辛格合作,为自己寻觅最好的校园,”他说。“她现在很崩溃,因为她不能上大学了,就这样。”耶鲁表示,已经撤销了与此案有关的一名学生的入学资历,但没有泄漏其身份。他说,辛格给梅雷迪思发的两封电邮都没有抄送雪莉·郭自己,邮件能够看出她的入学请求在她踢足球这件事上作了假。斯珀特斯说,这笔金钱数额之巨,标明辛格在使用郭的家人对大学选取进程的无知漫天要价。“单从这个金额就能够看出,他是在掠取华人社区,”他说。“这笔捐款原意是为了协助贫困青年。他们不知道钱被梅雷迪思拿走了。他们不知道他要用这笔钱受贿。总归一切都是没有证据的。”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